<ruby id="19hh9"></ruby><noframes id="19hh9">
<form id="19hh9"><nobr id="19hh9"><th id="19hh9"></th></nobr></form>

    <span id="19hh9"><span id="19hh9"></span></span><noframes id="19hh9"><listing id="19hh9"><menuitem id="19hh9"></menuitem></listing>

    <address id="19hh9"></address>
    <noframes id="19hh9">

    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企業 > “國四”時代倒計時,你準備好了么?

    “國四”時代倒計時,你準備好了么?

    2022年12月1日起,所有生產、進口和銷售的560 kW以下(含560 kW)非道路移動機械及其裝用的柴油機應符合“國四”排放標準要求。

    “國四”時代——

    即將拉開序幕,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準備如何?

    標準切換對行業有何深遠影響?

    當政策趨緊、技術更迭、市場調整加速交匯融合的關鍵節點,企業如何長足發展?

    筆者就系列問題采訪了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副秘書長王金星。

    排放標準升級是大勢所趨

    空氣污染是當前全球重大環境問題之一。王金星表示,改善空氣質量、減少污染物排放是全球各國共同努力的方向。

    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放是我國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之一,對其排放污染物進行控制的需要也十分迫切。以氮氧化物(NOx)為例,工程機械排放量占非道路移動源排放總量的31.3%,僅次于農業機械。

    王金星解釋道,工程機械的主要動力是柴油發動機,柴油燃燒會釋放出大量污染物。他強調,尤其是氮氧化物和顆粒物(PM)既污染環境,同時也易引起溫室效應。同時,這些污染物會對人體的呼吸系統和免疫系統都會帶來較大損害。

    標準升級能夠有效地減少工程機械污染物的排放量。

    與國三相比,國四設備單機氮氧化物排放量降低13~45%,顆粒物排放量減少50%~94%。王金星十分肯定道,標準升級大大降低了污染物排放量,尤其是氮氧化物和顆粒物。

    于行業而言,標準升級還有著行業和產業推動的重要意義。王金星總結道,標準升級能夠淘汰落后產能,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升級、推動產業發展,是行業產業升級的重要窗口;同時能夠降低污染物排放、對提高空氣質量,改善生態環境具有重要意義。

    除四大關鍵指標,標準還做了哪些要求

    我國在2007年發布了非道路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排放標準,其中“國一”于2007年10月1日實施,“國二”2009年10月1日實施。2016年4月1日工程機械主機開始實施“國三”。

    在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放標準法規方面,美國和歐盟處于領先水平。因此在前三個階段,我國排放標準要求的限值和測量方法與歐美基本一致,主要是實施時間和管理方式上略有差別。

    “國四”標準制定自2016年開啟,王金星回憶道,標準制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生態環境部和工程機械、農業機械和林業機械等多個行業深入交流、反復探討,最終于2020年12月28日發布“國四”標準,并要求2022年12月1日開始實施。

    與以往不同的是,“國四”標準不再簡單地參照歐美標準,而是引入了中國特殊的工況。王金星解釋道,“國四”標準的四大關鍵指標(HC、CO、NOX、PM)參考于歐ⅢB,但NH3參考歐Ⅳ,顆粒數(PN)參考歐Ⅴ,而PEMS測試條件則是充分考慮到中國實際使用情況。

    此外,“國四”標準要求37kW以上工程機械安裝精準定位和遠程監控系統,并與生態環境部聯網,更加注重有效監管。

    關于排放標準的差異化,王金星認為,我國正在加緊速度,加快污染物排放控制步伐,提高監管水平。像新增的PEMS測試、加裝遠程監控系統等系列要求,在一定程度上為后續排放標準制定奠定了基礎。

    向國四過渡:參差不齊的準備進度

    傳統意識里,標準切換只要換個符合標準的發動機即可。

    事實上,“國四”標準要求更嚴格,更復雜,從國三向國四切換顯然不再是簡單的換一臺發動機的事情了。王金星舉例道,標準切換需要主機和發動機供應商在發動機前期設計、匹配過程中聯合研發,同時和生態環境部VECC進行聯網聯調。

    從發布到實施,“國四”標準給行業留出了近兩年的準備時間。目前行業準備如何?王金星用“參差不齊、差別較大”總結道。

    在標準切換的過程中,如何提高技術主動向“國四”標準過渡,如何加快產品的更新迭代的速度,是每個企業的必修課。在提高技術滿足污染物限值的同時,王金星也多次強調,“國四”標準要求的精準定位和遠程監控系統為行業帶來了數字化發展的機遇。

    在標準切換過程中,以三一重工為代表的行業頭部企業對市場和信息做出了快速反應——提前布局,在發動機、后處理技術、外觀造型等方面進行全面升級。

    對于這樣準備充分的企業,王金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準備很充分、基礎性工作很扎實,走在行業前列,“完成標準切換不存在問題”。

    對于那些準備略顯不足的企業,王金星也給出了中肯的建議:一方面加強和發動機企業的深度溝通,確保完成標準切換的各項準備工作,同時加快建立互聯網平臺,積極抓住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機遇。

    大同小異的技術路線背后的“大智慧”

    “國四”標準不僅提高了四大關鍵指標的限值要求,同時也明確了技術路線:37~560kW的非道路移動機械應加裝壁流式顆粒物補集器(DPF)。

    關于加裝后處理系統帶來成本的增量,王金星介紹,一套SCR+DPF會增加兩三萬以上的成本,針對大功率的設備,價格接近七八萬,甚至十萬元以上。

    關于成本增量的消化渠道,王金星直言,標準升級會帶來成本上的增量,這需要制造商、用戶共同承擔,共同推動工程機械行業進步與發展。

    針對價格敏感型的小型設備采用發動機參數調校,基本可以滿足“國四”標準。

    針對整體成本、油耗效率較為關注的小挖及部分中挖,加裝DPF是普遍的技術路線。據了解,DPF是目前全球最有效、最直接改善柴油機顆粒物排放的方法之一。該技術能夠有效凈化尾氣中70%~90%的顆粒物。王金星認為,DPF技術能夠有效地控制PM和PN,是主流技術路線。

    大型設備主要用于礦山野外郊區,油品難以保證,DPF和SCR組合的技術路線可操作性更好。這是因為SCR技術對油品適應性較強,同時燃油經濟性較好,可有效的降低運營成本。

    由此可見,大同小異的技術路線背后更多的是成本管控、技術可行性、應用場景等諸多因素的綜合考量。

    高污染設備何去何從——“國四”后遺癥?

    “國四”標準的實施也將帶來連鎖反應——在用工程機械的淘汰與升級。

    在實際使用中,在用工程機械要滿足兩大施工門檻。王金星總結道,其一全國各地300多個地級市設立了低排放區,禁止高污染排放的設備進入,其二GB36886規定的煙度排放限值。

    工程機械保有量1000萬臺左右,王金星介紹,國一及以下設備保有量100~200萬,這些設備無法滿足低排放區施工要求,且多數煙度值超標。

    這些高污染設備何去何從是一個關鍵問題。對此王金星表示,目前國家沒有系統的標準和法規,明確老舊工程機械的退出淘汰。

    但作為工程機械產業集群重要省份——山東省釋放出積極信號,希望在未來的幾年里可能會起到樣板作用。山東省生態環境廳等9部門聯合印發了《山東省非道路移動機械污染排放管控工作方案》,方案明確老舊設備淘汰機制,淘汰對象主要為“國一”及以下排放標準或使用15年以上的非道路移動機械,率先選取個別城市開展試點,配套補貼資金,根據試點情況調整推進。

    王金星認為,國家有淘汰退出老舊設備的號召,真正落實還需要靠地方政府。同時他也多次建議相關部門出臺相應的退出機制,并給予一定的補貼。

    針對滿足低排放區排放標準的設備,加裝后處理系統,可控制顆粒物的排放,防止“冒黑煙”的情況發生,滿足入場施工要求。

    上述300多個低排放區主要限制國一及以下標準和煙度超標的設備進場。雖然對“國二”設備未曾明確限制,但一些重點項目招投標的政策傾向于“國三”設備。

    環保政策趨嚴的趨勢下,標準升級切換之后,重點項目招投標的天平或將傾向于最新的“國四”設備。為了不影響施工進場和項目進度,建議行業企業主動向國四過渡,從而推動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可持續高質量發展。

    合理規劃庫存,堅定行業穩健發展的信心

    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數據,2022年1-9月,國內挖掘機銷量119990臺,同比下降48.3%;裝載機國內市場銷量59353臺,同比下降31.3%。

    不僅如此,工程機械其他品類產品也大多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下滑。2022年1-8月推土機4438臺,同比下降11.3%;汽車起重機18943臺,同比下降53.8%;履帶起重機2125臺,同比下降29.4%;隨車起重機13579臺,同比下降29.6%;壓路機10502臺,同比下降30%;攤鋪機1063臺,同比下降44.5%。

    事實上,王金星多次提醒,企業要根據市場狀況實時調整發動機采購計劃,控制庫存處于合理水平。

    市場短期調整再所難免,國家系列“穩增長”政策為行業穩健發展奠定了宏觀基礎,工程機械中長期向好的大趨勢從未改變。

    從2021年年底,中央相關的會議就提出了適度超前的基礎設施建設,到4月中央財經委會議和國務院政治局會議紛紛強調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再到5月國務院印發《扎實穩住經濟的一攬子政策措施》六方面33項措施旨在穩定經濟發展。2022年8月,國務院再部署實施19項穩經濟一攬子政策的接續政策措施,將形成組合效應,加力鞏固經濟恢復發展基礎。

    疫情緩解后已逐步迎來開工旺季,國家系列“穩增長”政策發揮能效,疊加出口增長的亮眼表現,政策效果逐步凸顯,基本面正在逐步修復。2022年9月挖掘機銷量21187臺,同比增長5.49%,裝載機銷量9668臺,同比增長0.7%。

    也許市場會短期震蕩,

    面向即將迎來“國四”時代,

    我們仍然堅信工程機械行業,

    依然會以穩健的姿態保持向上發展!


    聲明: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被债主强行侵犯的人妻的电影
    <ruby id="19hh9"></ruby><noframes id="19hh9">
    <form id="19hh9"><nobr id="19hh9"><th id="19hh9"></th></nobr></form>

      <span id="19hh9"><span id="19hh9"></span></span><noframes id="19hh9"><listing id="19hh9"><menuitem id="19hh9"></menuitem></listing>

      <address id="19hh9"></address>
      <noframes id="19hh9">